网上开户查询股指期货平台
        找回密碼

風雨陶博會——一個展會與一個行業的十五年

2002年10月18日,第一屆中國佛山(國際)陶瓷及衛浴博覽交易會(以下簡稱陶博會)在佛山東平河畔盛大開幕。國家建材局、工信部、商務部及廣東省、佛山市等各級單位領導抵達現場。

老陶瓷人張永農回憶稱,當時的展會所在地石灣車水馬龍,萬人空巷,一場陶瓷產業的博覽交易會就此拉開了它的序幕,也是佛山陶瓷第一次敞開大門面向世界。

彼時,正是陶博會策展發起及承辦方中國陶瓷城建成開業之日。與石灣一橋之隔的陶瓷重鎮南莊,另一個對中國陶瓷產業影響深遠的項目——華夏陶瓷博覽城幾乎同時建成開業。

那一年,中國瓷磚年總產量不足23億平方米,年總出口量還未突破3億平方米。此后的15年,這兩項數據增長到102億平方米和11億平方米。主營陶瓷衛浴產品出口的悅華興業公司認為,拋開國內市場增長,佛山陶博會在國際買家聚集、創造交易機會方面,功不可沒。

因此,2002年被認為是佛山陶瓷乃至中國建陶產業發展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一年。

2002年,第一屆佛山陶博會開幕現場。

而佛山陶博會的發展,并未一帆風順。

15年來它遭遇多重因素的困擾,歷經世界經濟風暴、陶瓷產業震蕩、社會經濟轉型、自身條件制約、外部競爭等諸多嚴峻挑戰,一路風雨兼程,推動佛山陶瓷與全國乃至全世界陶瓷產業融合發展,跨越了一個又一個波瀾壯闊的時代。

震蕩前行,摸著石頭過河

2003年履職中國陶瓷城的余敏(現任中陶城集團常務副總裁兼商業運營中心總經理),接到的第一項工作任務便充滿挑戰:給佛山陶博會重新定位并取得國家有關部委和佛山市政府的認可、支持,將這個尚無任何經驗基礎的展覽會打造成中國乃至亞洲最具影響力的陶瓷及衛浴專業展會。

余敏第一時間找到了她的推薦人、陶城報創始人張永農先生,溝通陶博會發展規劃事宜。二人第二天便奔赴北京,找到時任國家建材局(后更名為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局長張人為,闡述了“打造世界級博覽交易平臺、推動中國陶瓷走向世界”的辦展理念。當即得到對方支持,并現場簽署一份文件,由余敏代為轉交佛山市政府。該份文件關于邀請佛山市人民政府和國家建材局、中國建筑衛生陶瓷協會共同作為主辦單位,由發起方中國陶瓷城作為策展、承辦單位,力將佛山陶博會打造成全球陶瓷及衛浴產品博覽交易的專業會展平臺。

佛山市政府很快給予批復和支持,并出臺相關文件,要求各方協助共同辦好每年一屆(10月份)的佛山陶博會,積極推動佛山陶瓷產業發展。

此后不久,華夏陶瓷博覽城對外公布將于2004年4月舉辦陶瓷會展。考慮到兩個項目的融合發展和相互促進,經政府、主、承辦方多次協調,雙方各自策展招商,互補發展。而佛山陶博會亦由此前的每年一屆,演變成每年4月、10月的春秋兩季(兩屆)。

這種狀況一直延續到2006年秋季陶博會,期間各承辦方均邀請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作為主辦單位。

“后來政府認為雙城辦展各自為陣,對佛山陶博會的發展沒有明顯提升。于是便有了‘洋管家’德資背景的佛亞(香港)展覽有限公司入局,在華夏陶瓷博覽城全面承接佛山陶博會的策劃、推廣、招商及承辦工作。”余敏告訴陶瓷財經,“同時中國陶瓷城展館自行策展推廣、招商承辦。但是對外宣傳必須統一為佛山陶博會。”

那幾年陶博會完全處于摸著石頭過河的狀態,盡管大家都很努力,但結果仍處于未知狀態。

老陶瓷人張永農告訴陶瓷財經,佛山陶博會遇到的挑戰遠不止這些。曾經幾家國家級協會在廣州陶瓷工業展中,陸續推出產品展,令陶瓷企業無所適從。最終由于內部問題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產品展不了了之。

“而2014年這些協會又聯手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在廣州琶洲展館舉辦陶瓷衛浴產品展,那個時候就喊出了‘打造東方博洛尼亞展’的夢想,后來同樣因為意見分歧、資源消耗等諸多原因被迫終止。”張永農說,“還有之前曇花一現的陶瓷節,都對佛山陶博會的經營造成過或多或少的影響。”

水土不服,佛亞虧損出局

前文提到的佛亞公司,在陶博會這個舞臺并沒有獲得掌聲與鮮花!盡管它的空降,有政府的大力支持與厚望。

2007年1月,佛山市政府聯合有關部門召開新聞發布會,對外宣稱佛山陶博會將由佛亞展覽(香港)有限公司全面承辦,主場館設于華夏陶瓷博覽城內的佛山國際會議展覽中心。同時政府方面表示:通過引入國際專業會展公司帶來的國際會展資源及其先進的專業管理經驗,佛山陶博會的舉辦水平和國際化程度將得到更進一步的提升。

而當時業界亦認為,佛亞勢必為佛山陶瓷博覽會增添國際色彩,引發國內外同行、社會其他各界人士的廣泛關注。

資料顯示,佛亞展覽(香港)有限公司總部設在香港,是德國拓歐集團(TWO GROUP)投資設立的一家致力于推動中歐經濟合作交流,并專注于會展業投資與發展的企業。德國拓歐集團(TWO GROUP)擁有多年組織承辦各類展覽及會議活動的經驗。

空降的佛亞公司的確動用了更多資源,力圖推動佛山陶博會的國際化。他們組建了多語種包括英語、意大利語、西班牙語、德語、法語、日語等國際化營銷和招展團隊。第一季便引進了白馬、蜜蜂等國外品牌參展。

“唯一倍感壓力的是,國內陶瓷企業參展熱情不高,他們普遍沒有理解陶瓷產業國際化的意義,更多地是沉浸在國內市場。”時任佛亞公司推廣專員的陳小姐告訴陶瓷財經,“很多人甚至對專業會展的屬性和意義,還存在認知上的差距。”

對此,佛亞一度采取免費、打折的方式吸引國內陶瓷企業參展,另一方面加大投入對接全球買家資源。即便如此,一些企業仍處于觀望狀態,佛亞公司的投入和熱情,遠未獲得對等的回應。

直到2009年3月4日上午,在華夏陶瓷城會展中心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佛山市經貿局副局長吳蕾宣布:“陶博會仍將由中國陶瓷城等單位承辦”。

至此,佛亞放棄了苦心經營兩年四屆的佛山陶博會,伴隨其總裁托馬斯黯然離開佛山的,是外界不得而知的虧損數額。

但業界對于佛亞公司及其總裁托馬斯的評價很高,包括中國陶瓷城常務副總裁余敏:“托馬斯對佛山陶博會可謂傾注了心血,對陶交會的發展作出了貢獻。但這并沒有讓佛亞扭虧為盈,而且未來與國內陶企的招商溝通并未見明顯好轉。”

當時有媒體這樣評價佛亞公司與陶博會:“打造世界級展會品牌”、“振興佛山陶瓷產業”、“推動中國陶瓷行業發展”的誓言是要以經濟利益為基礎的。不賺錢的事情誰都不會做。 在托馬斯眼里,佛山陶博會就是一只股票。接手的時候就已經是ST股,經營一段時間后更是加上了一個“*”號。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陶博會在其發源地中國陶瓷城,連續多屆客商云集,交易達成率節節攀升。一些淄博、福建的陶瓷企業開始在中國陶瓷城展館參展。同年(2009年),中陶城集團投資、位于南莊的中國陶瓷總部基地已全面竣工,進入發展快車道。

原創登臺,陶博會獲新生

幾經風雨之后,陶博會的前景再次被蒙上陰影。

此時的佛山正處于“騰籠換鳥、產業轉型升級、打造總部經濟”的攻堅時期,政府關于培育會展、設計、營銷、信息、裝備技術、人才資源等高價值產業鏈資源,助推佛山陶瓷產業振興的政策密集出臺。

作為陶博會的策展發起單位,中陶城集團再次進入政府的視線。圍繞陶博會的發展規劃、經營管理、場館統一等問題在佛山市、禪城區各級政府及有關部門的協調下,最終陶博會的全面經營權落地中陶城集團。

重任在肩的中陶城,首先決定將此前每年舉辦的韓國采購節、美國采購節和歐洲采購節全面合并為“全球采購節”,集中資源促進陶博會貿易成果,全面開放國內外廠商交流平臺。

此外,2009年10月18日,第14屆佛山陶博會。中陶城第一次將開幕式主場轉移到華夏陶瓷博覽城,此前的各種困惑和資源分散,得以解決。各方同心協力共赴盛會的場景,讓多年漂浮不定的陶博會有了前所未見的和諧盛況。

開幕式上,除了幾大國家協會、佛山市、禪城區各級領導之外,華夏陶瓷博覽城董事長、南莊鎮黨委委員冼永恒,新明珠集團董事長、總裁葉德林,中陶城董事長、東鵬控股董事長何新明等人出席開幕式。

2017年10月下旬,陶博會官方數據顯示,15年30屆以來,累計2000余家品牌參展商,近200家參展10屆以上;總觀展人數超60萬,累計舉辦560余場行業活動,其中新品發布300余場,國際采購對接會30余場。

來自民間的數據多是出口訂單,雖然參差不齊,但多數參展商和國際買家表達了對陶博會的信任和感謝。職業營銷人曹普根、博尼塔朱亮榮、淄博雅迪宋文通、江西高安精誠陶瓷等都認為佛山陶博會在進出口貿易中的作用日益凸顯。

菲律賓批發商April Judith女士稱自己多次到佛山陶博會選購產品,已經是陶博會VIP黃金會員,享受到更多諸如定向推介、接待服務特權。

在余敏看來,雖然中國陶瓷城2002年策劃承辦了第一屆佛山陶博會,但是真正的成長是從2010年之后。之前的8年抗戰都在應付各種內耗和國際資源的開拓、國外推廣。由于前期摸索、競爭、自我優化的過程太艱辛,而且沒有效益,我們一度對自己親手策劃的陶博會產生了一種陌生感甚至質疑。但是在面對眾多參展商和每年不斷增長的國內外經銷商、渠道買家,我們的激情再次被點燃。

眼下,第31屆佛山陶博會開幕在即。雖然中陶產品展將于同期舉辦,但陶博會高層坦承:通過競爭我們亦發現了自身仍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其中有不可改變的客觀原因(如場館分散、殘酷競爭等),也有經營管理的不足。回顧歷史,陶博會雖幾經風雨曲折前行,但初心未變,我們繼續鞏固亞洲第一大陶瓷衛浴展地位、爭創世界一流專業展會的目標是堅定、不容置疑的。

【后記】

陶博會是中國陶瓷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陶參事(本文作者)2006年第一次到佛山,時逢當年秋季陶博會第三天。與時任陶瓷信息報主編王力先生走出石灣客運站的那一瞬間,眼前的世界喧囂而陌生:到處充斥著陶瓷、陶機、原輔材料的廣告。龐大的中國陶瓷城矗立于季華路、江灣路交匯處,其周邊商鋪林立,車水馬龍,東廣場的臨時展位人頭攢動。不遠處挺拔壯碩的巨大煙囪,宣示著這方土地深厚的文化底蘊!

后來,我成為陶博會的見證與記錄者。期間結識了不少各地陶瓷人,也曾采訪了意大利瓷磚雜志主編POLA、西班牙陶瓷與玻璃協會主席巴卡利、澳大利亞陶瓷協會主席以及印度陶瓷界代表、意大利陶機商會主席甘布利。

在長達12年20余屆的“陶博會時間”,觀摩南風古灶薪火傳遞、見證金意陶思想館的盛大開幕,品新明珠紅酒,翹首以待博德再創尖端技術,也會通宵達旦審稿對版,次日頂著黑眼圈擠進擁堵的季華路奔赴展會一線……

受陶瓷文化的熏陶和佛山陶瓷產業的培育,我亦走上了陶博會的思想舞臺,主持各種論壇,論道產業發展,廣交天下朋友。

這些,完全悖離我的年少理想與青春抱負。但它卻是我今生最為重要的旅程!

而我之外,仍有百萬陶瓷人的人生有著同樣的底色。

顯然,陶博會期間禪城區幾乎所有中高檔酒店全部客滿,餐飲娛樂業、廣告公司、裝飾設計公司、印刷廠的工作量和業績都會比以往高出幾倍甚至更多。滿大街都是各種膚色、懷揣著電子計算器的客商,陶博會早已成為佛山的一個節日。

而后由于江西、山東、福建、湖南、四川等地陶瓷企業的參展,這個佛山的節日亦進一步演變為中國陶瓷的節日。15年來,陶瓷產品的開發設計、展示設計、品牌形象、營銷人員的素質亦得以大幅提升,這些若全部歸功于陶博會或許有些牽強,但誰又能認定它與此無關呢?

凡聚者,多有圖。天下陶商云集處,亦不離此道。長此以往,慣以成性。不知何日,化形于內;不知何日,內化于品,漸成文化。產業發展不外乎,陶瓷不外乎。陶博會已是中國陶瓷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中國陶瓷產業參與世界競爭,將是無形的文化角力!(文/毛國中)

相關推薦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网上开户查询股指期货平台 黑龙江三十六选七走势图 重庆时时封盘铃声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今天26选5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河北省福利彩票官网 北京赛记录历史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三 河北11选5推荐任五 平台全天计划幸运飞艇计划 新疆时时走势图大全 快乐飞艇是那个博彩公司出的 快乐赛车全天计划精准 买极速时时技巧 内蒙古麻将一口香 安徽时时平台